发新帖

缘不由己:千金复仇记全本txt

游客 2月前 23



缘不由己:千金复仇记(书号:5949)
类型:总裁豪门
频道:女

简介:明明是胆小怕事的小媳妇,嫁给身有残疾的二少爷,却又心系大少爷。突然性情大变,对丈夫专一痴情,可信吗?

点击阅读《缘不由己:千金复仇记》

最新回复 (1)
游客 2月前
引用 1
“要不是因为你生在杜家,我看都懒得看你一眼。”

,

杜墨言周围是一片烧得狰狞的烈火,来势凶猛,一点空隙都没有,张口呼吸进来的全是浓烈呛人的烟尘,令人几乎窒息。她想要逃离这个致命的地方,但是没有任何一个方向没有肆掠的火焰,往哪一个方向都是死神召唤的路途。

她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出路了,而脑子里回荡的,就是江圣凌无情无义甩给她的那句话--要不是因为你生在杜家,我看都懒得看你一眼。

原来一个人可以阴险到这种地步,步步为营,从接近她到和她结婚,不过是他江大影帝的一场大戏。骗了她的青春,骗了她的财产,骗了她的婚姻,骗了所有能够骗走的一切,最后将她和父母烧死在家中……

而当杜墨言发现这个日日对她柔情似水关怀备至的丈夫居然和别的女人睡在一起的时候,这个江圣凌居然一点愧疚都没有,一句解释都没有。

杜墨言火了,为了他能够坐稳影帝的位置,杜墨言答应隐婚,对谁也没有公布他们结婚的消息。可是当她亲眼看见江圣凌的背叛,她一颗心已经彻底死了。本来以为出轨已经是江圣凌能做到的极致,万万没有想到,他的目的是要夺走她的一切。从财产到名誉,从事业到爱情,就连生命都不放过!

杜墨言想问一句:为什么?

但是上天没有给她机会,周围的烈火如同野兽一般即将吞噬她的世界,她越来越窒息,越来越无助,越来越绝望……

……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十五分,杜墨言感觉到头疼,居然又梦到了重生之前的那场大火!

桌上的安眠药放在那里,杜墨言没有打算去吃,反正心中不安,吃什么都没有用。心里隐隐作痛,记恨着江圣凌的所作所为,杜墨言心里烦躁不安。望着外面一片漆黑的夜色,杜墨言心道:终于可以离开这个精神病院了吗?

杜墨言是半年前重生这个叫季如歌的女人身上,而当时这个叫季如歌的女人被当成精神病院关在这里已经有一年多了。无论季如歌是不是精神病,但是杜墨言绝对是正常人,并且是重新活过一次的人了。杜墨言表现得越来越正常,终于获得准许,明天可以出院。

而杜墨言在这里的半年来,季如歌的家人没有来精神病院探望过一次。而且很奇怪,杜墨言认为按照自己的表现应当早就可以出院,可是院长迟迟不肯批准,杜墨言总觉得这里面的事情肯定不那么简单。

但是好在,明天就可以出院了。经历过丈夫的背叛,经历过惨烈死亡,加上精神病院的“疯子”一般的日子,杜墨言觉得,不知道该说上帝是厚待于她,让她经历这么不平凡的人生还是偏跟她过不去。

既然她有了重新来过的机会,那就不要辜负了老天的好意吧,人心的险恶她已经经历够多,现在的她,不会再任人欺负。上一世,她为了家人而活,为了做一个人人喜欢的杜家大小姐,为了爱江圣凌,牺牲了所有的一切。

如今,让这些羁绊都见鬼去吧!

办好出院手续,杜墨言找到了季如歌的家。近海湾的别墅区里仿流水别墅建造的,却又在自然主题当中格外增添了现代和人文的元素,格外富有生机。

杜墨言走进去,本只想安安静静待在自己房间,可是没料到屋子里精彩极了。大厅里六桌牌局一字排开,每个位置上都坐着衣着亮丽的女人。搓麻将的声音错落有致,女人们或低声交谈,或思考牌局,或气定神闲地喝茶,好不热闹。

见杜墨言回来,众人多不理睬。关注牌局的时候,谁还搭理周围发生什么。不过,倒有一个人从杜墨言一进门就注意到她了。

略微清冷的声线响起,“哟,你回来啦?在精神病院住的还舒服吧?不好意思都没有时间去看你,主要是最近生意上太忙了。而且精神病院那个地方晦气得很,相信作为我们家儿媳,你也不愿意见我们家生意受到影响,对吧?”

她声音不大,却刚好可以落入每个人耳朵里,顿时众人也都不管牌局,停下来看起热闹。

明眼人一看便知,是裴家那个在精神病院的媳妇回来了。之前就听说裴家有一个倒贴着也要嫁给裴家二少爷的女人。大家都知道裴家二少爷双腿不能行走,成天在轮椅上度日,可这女人却自愿下嫁,其中曲折不过是为了裴家的钱罢了,谁也都明白。

平日里这季如歌对裴家人是百依百顺,是打不还口骂不还手。却是不知犯了什么毛病,居然被关到精神病院,算来也近两年了,大家都快要忘记季如歌这个人,可她偏偏选择最不该出场的时候出场,所有人都放下手中的东西,等着看季如歌笑话。

幸灾乐祸的人,永远不会少。

杜墨言循声看过去,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女人,一身Dior珍珠粉长裙装嫩不能更明显。她说话间,正眼也没看杜墨言一下,酒红色的指甲在瓷白的麻将桌上敲打着催促下一个出牌的人。虽然,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在乎牌局,但她这番问话偏又不看杜墨言,轻佻之意淋漓尽致。

听她口气,应当是季如歌的婆婆。

婆媳永远有一本难念的经,只不过一进家门就当着众人这么不给面子,看来这经书还是梵文。不过她倒不在意,比起她经历过的事情,这点刺耳的话,简直不够杜墨言瞧。

“不敢打扰您和各位太太‘做生意’,我先回房间了。”语气不卑不亢,却给人淡淡的疏离感。说完杜墨言便自己上了楼梯,即使所有人的眼光都在她身上,她似乎也毫不在意,就这样冷静平和地上楼去了。

若是她恼羞成怒或者哭哭啼啼抱怨倒也罢,让人能有些看头,可她这不冷不热的态度,倒是有些冷落的意思。就好像你一拳头打在棉花上,多没意思不是?

本来以为有好戏看,却没料到就被季如歌这么四两拨千斤就过去。虽然不甘心,毕竟桌上的筹码重要,渐渐也就没有人关心这件事情。反倒是方名媛,这季如歌对她爱答不理的态度,让她很不满意,却又不好发作,只能拿牌局撒气,立刻加了筹码。

回到房间,杜墨言扫视了一眼整个屋子,光线很好,能从落地窗看见外面的风景。窗边摆着一台电脑,电脑配置的是机械键盘,墙上是巨大的投影仪。而阳台边上则是一排排整齐的书架,上面放着各种各样的……游戏攻略。

扫视下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刚刚回来的杜墨言决定还是先洗个澡。住在精神病院的时候条件太差,都没有好好洗过澡,刚才又被莫名其妙被怼,心情真的不怎么好。于是乎,匆匆进了浴室的杜墨言丝毫没有注意外面的动静。

而这时候裴御也刚好打算回房间洗澡,没有注意到浴室究竟有没有人,直接进门去。推开门却看见季如歌居然在浴室里面。

此时,杜墨言已经脱掉外套把头发散开,白色衬衫的扣子也被她松开三颗,露出精致的锁骨和白皙的皮肤,高跟鞋被丢在一边赤着脚站在地上。眼里分明有几分惊慌,可是却被迅速收敛起来,然后堪堪道,“请你先出去。”

点击继续阅读《缘不由己:千金复仇记》(书号:5949)


微信扫一扫继续阅读

返回